曹喜蛙:拍卖行、当铺和当代艺术:bob官网网页

本文摘要:

拍卖、当铺和当代艺术

不要说未来就是现在的艺术家。

拍卖、当铺和当代艺术

不要说未来就是现在的艺术家。如何从大家都成了艺人的现状中脱颖而出,就成了问题。

现在的画廊、美术馆、博物馆、档案馆越来越多,但在未来,可能是相对原始的“艺术品”或只有最基本审美价值的“艺术品”,如装饰、神圣、唯美、吉祥、批判、革命、起哄等。而像“学术价值”、“研究价值”、“历史价值”这样的城市排在第二位。

本文原发 《中国文化报》

而这里恰恰是一个二律背反的问题。

当下界艺术的从业者和收藏者有一天去穷乡僻壤的时候,这些当下界的流行经典艺术杰作能换来多少未来的“现钞银”?一个未来的“当下问题”必然到来,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现代艺术的后期,所谓的后现代艺术的解构,后期的碎片化,当下的产品等等,都在当下的再创造中遇到了一个经典艺术的再利用价值问题,也就是当下世界的创造力供不应求的时候,经典艺术的再利用价值问题。

当铺的“典”类似于经典、家当、软度,而“典当”则意味着赎回,而现银的赎回意味着曾经拥有过典、家当、软度的你可以“典当”多少“现银”。当铺的规矩是典当物品的价值要大打折扣,就像那个工具本来值12两银子,最多换一两也不错。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这个世界对传统经典艺术的打折也是很残酷的。

谈到当代艺术,笔者认为“当代”一词中“当”的传统形式也是“当”店、当铺的“当”。

人民网截图

文、

这个世界上的艺术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传统经典艺术的磨练甚至是残酷的拷问,所谓“人人都是艺术家”,“一切都是艺术品”,比如现代产品、装置艺术、综合材料艺术、行为艺术、数字艺术等等。

丰富多彩,变化多端。原来的高门槛似乎没有什么架子艺术,雕塑艺术的运气几乎岌岌可危。

艺术缪斯似乎一夜之间破产了。艺术的所有弟子和孙子都被留在“当铺”里生活。

在许多反映中国旧时代的影视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粗犷的“皇族”、“政府”或“商界”的子女因为一些情况而去当铺,最后不得不拿着生命中宝贵的“柔软”暂时从当铺提现。

类似的故事是,爱恨情仇都发生在当铺门前。

刘志峰油画《城》

这个世界的艺术收藏也是如此。有了这些基本判断,我们就不会盲目相信炒作了。一切都有一个基本的脉络。

大声说话并不能掩盖真相。相反,今天的艺术大多试图掩盖一种未来可能被典当的运气,只强调一种当下的快速消费和释放。所谓当下就是一切,虽然这些问题都不能坚决彻底的解决。

艺术收藏的维度是多样的,就像我目前喜欢的非理性消费,不考虑任何艺术史、学术价值、收藏价值;一是注重艺术史和学术价值;还有一种以收藏价值为重点的当铺拷问,自然包括未来的某一天。

曹喜蛙,本名曹喜滨,1966年3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运城市河津市。他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研究生。媒体人,网络哲学家,诗人,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

1988年,《北京文学》年宣布诗贞。从1992年开始,北漂在《诗刊》 《星星诗刊》 《中国诗人》 《诗选刊》杂志等上公布。

诗歌《诗歌月刊》获全国哲学诗歌比赛一等奖,诗歌《红豆》入选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1998年至2008年,完成互联网哲学建设后,2010年开始专注于艺术批评。

2013年获亚昌艺术网年度艺术评论家。2015年被任命为中央数字电视国家研究频道主编、策展人。到目前为止,在《核武器与癌》 《爱因斯坦肖像》 《北漂诗选》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 《中国诗人生日大典》 《中国大湾区诗汇年选》 《文艺理论与品评》 《传记文学》等专业报纸上发表过文章。

2016年5月开始担任独立学者、李可染画院宣传部副主任,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优秀酒文化沙龙名誉会长,80、90后青年艺术家

誉为中国第二代今世艺术教父。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等。

除了值钱的细软去年上演的影戏《黄金时代》里作家萧军萧红典当的也就是一件棉衣典当一件棉衣虽然不能与艺术品相比但同理。因为在当下社会典当一件棉 衣险些是不行能了大多数衣服都是缝纫机批量生产的没有任何典当的价值除非捐赠给灾区。而许多民政捐赠点、居委会捐赠点如今已拒收旧衣物更别提典当 行了。只管典当行在这些年又风生水起了。

曹喜蛙 2019冬

拍卖行可以造假、炒作、阳谋典当行则早晚有一天会剥下这一层层的画皮不管今世艺术多“今世”总有一天要接受典当行的最后拷问。

本文关键词:bob官网网页

本文来源:bob官网网页-www.mylife365.cn